《纵横南北朝》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纵横南北朝

小说:历史-无金手指

作者:黑黑的白刀

简介:一把大火把一个终日无所事事的小职员烧到了北魏末年,结果还是个充满武侠之风的平行世界。在这个混乱的年代里,成为了一个小世家嫡子的他会和他的兄弟们在这个乱世中有什么作为呢?他又会以什么方式打破这个时代黑暗的枷锁呢?且看他驰骋疆场,创造时代奇迹!

角色:

纵横南北朝

《纵横南北朝》第1章 就这么穿越了?免费阅读

公元五三零年正月,元成十年。

神州大地上刚过十五,天气也逐渐回暖,春风拂过北方刚经历了一个冬天的土地,本应该是春种的时节,但人们的脸上却找不到一丝春天来时的喜悦感,能看到的只有被无神的眼睛和近乎麻木的表情,他们机械的干着农活,但眼睛里看不到一丝对于生活的热情。

而不远处则是一群身着锦袍的富家子弟,但他们的装束却表明他们是一群鲜卑人,他们在荒野上打猎嬉戏,但他们所追逐的目标却是一群衣衫褴褛的人,这些人在他们的追赶下绝望的奔跑着,而远处的人们也只是麻木的看着,甚至连上还有一丝变态的快意。

这,是一个混乱的时代,现在正处于南北朝的时期,人们在历经近百年的战乱后好不容易有了喘息的机会,但却被已经固化的社会阶层压得死死的,可现实似乎连这样的生活都不愿留给他们,动乱似乎已经在北方开始了。

而在南方,虽然情况比北方要好上很多,但人们的脸上依旧是被麻木充斥着,在这里的人虽说至少是能吃饱饭,但他们却依旧衣着破烂,他们所在的肮脏的贫民窟与世家子弟所在的宛若世外仙境的园林建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往两国附近,在南朝宋的豫州与荆州的交界之处,弋(yi)阳郡屹立在这里,人们的表情与北方的人不大相同,至少能看到他们眼底的那股希望的火光,衣着样貌都比其它地区好上一些。显然这座城里的统治者比较开明。

但就在这座城市内,它最大的建筑群的门外却围着一群臭烘烘的难民。

“娘!我好饿啊!”

一个面黄肌瘦的孩童在他的母亲怀中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呼救,他似乎想将自己表现的可怜一点,但不知为何听起来总感觉有些机械。

而他那早已不成人形的母亲,正呆呆地看着那建筑群的府门,而那府门上写着两个烫金的大字——周府。

这府门的四周则坐满了类似的饥民,有的是红着眼睛的饥汉,而有的则是类似上面的妇女儿童。

他们都死死地盯着府门,有些人甚至都成兽状趴在地上,就好像猛兽要扑食猎物的样子,甚至发出了一股可笑的气势。

随着时间的流逝,饥民之间的气氛越来越紧张,空气似乎凝固了,但孩童的哭声却仍显得异常响亮。

这时府内忽然传来嘈乱的声音,但有一道女声却显得异常清楚,

“夫人,夫人,三公子醒了,您快来看看啊。”

难民们顿时炸开了锅,就好像这个人的醒来威胁到了他们的生命一样,甚至当场有人发出了崩溃的嘶吼。

毫无疑问,正是这个人的昏迷才使得他们生命得到了恩赐,延续了下来。

‘吱-呀’

府门打开了。

只见一位身着黑甲的男子带着一群军士走了出来,他们抬着几十口盛满了米粥的缸子,粥的香气飘到了饥民群中,他们的眼睛变得更红了,似乎他们心中的希望似乎又被激起了。

他们向着军士们围了过去,却被阻拦在外,他们拥挤在军士的周围,流着口水看着粥缸里的粥。

而那黑甲男子看着拥上来的难民,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怒瞪了一眼,吼道:

“都TM老实点,今天粥的量是以往的两倍,每个人可以多打一碗。可要是谁TM像疯狗一样抢,嘿嘿,谁就给我滚出弋阳城。”

饥民们顿时安静了下来。

黑甲男子见状点了点头,道,

“老规矩,先向天为周仓三公子祈祷。”

但这时人群中有人问,

“军爷,以前都是祈祷周公子早日醒来,可现在他醒了,我们应该祈祷些什么啊。”

男子不耐烦地说,

“真蠢,你们不会祈祷三公子早日康复吗!”

众人连忙开始向天祈祷,

男子仍然很是不耐烦,吼道:

“虔诚点,大声点。”

“不好好祈祷可是没饭吃的啊。”

灾民们趴在地上机械的祷告着,而随着他们的祷告,也没管他们是否真心,一丝无色的气体从他们身上冒出,聚集在府门上空,形成了一朵别样的云彩,而饥民们的表情似乎也随着云彩的形成更加呆滞了。

而府内后院,却显得与这里尤为不同。

现在刚过正月十五,天气还仍有些寒冷,但这院子却犹如处于暖春一般。

院内种满了各种原本三四月才会开的花朵,个个争奇斗艳,就连空气也比外面要温暖几分,只是那花下面泥土怎么看也不是院内的,与它周围的泥土显得有些格格不入,院心还有一座小池,池水很是清澈,只是显得有些死气沉沉。

院子用石板路与廊亭分隔开,一位位身着侍衣的少女端着或空或满的盘子围着一间厢房穿梭着,显然这间屋子里住着什么重要的人。

屋内,一位脸色苍白的少年躺在床上,少年脸色显得极其虚弱,呆呆地看着房梁,就好像失去了魂魄一般,而唯一能证明他活着的就只有他那时不时皱一下的眉头了。

而他的床边则坐着一位神色憔悴的美貌妇人,用着担忧的眼光看着他,,手里紧紧抓着一张帕子,还随着少年的皱眉时不时动上一下。

妇人是那少年的母亲,也是周府已逝族长的妻子陈氏,少年这是她的第二个儿子(她还有一个义子)。

见自己的孩子这幅样子,妇人心中很不好受,对她身旁的侍女骂道,

“春暖,你不是说仓儿醒了吗,你能给我解释一下‘醒了’是这幅样子吗!”

侍女低着头,听见这一句话吓得连忙跪在了地上,

“奴,奴婢有罪,我是见少爷忽然睁开了眼睛,才以为是他醒了,奴婢也是太希望少爷醒过来,才这么急的。”

说到这里还急得掌起了自己的嘴来。

看到这一幕,陈氏也冷静了下来,揉了揉眼睛,叹道,

“好了,我也知道你是为了仓儿,唉~行了,起来吧。”

陈氏揉了揉眼睛,转身问一旁的医师,

“张医师,您看我家孩儿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为何会睁着眼却没有意识,还时不时的皱一下眉呢?”

医师迟疑了一下,苦笑着说:

“夫人,我也没有见过这种症状,但看起来似乎和我在军营行医以及书上看到的神魂受伤很类似,但我也没有治疗的方法,众所周知,这非高阶文士是治不好的。”

陈氏闻言也沉默了下来,他们这里是在荆州与豫州的交界处,离边界不远,唯一的高阶文士就在两国交界附近的颍川郡,可是那里是边关重地,没有朝廷的调令是请不来他的,而且现在她儿子也没法出门啊。

可是神魂的伤是慢不得的,不及时治疗她儿子很可能就会变成一个植物人。

陈氏长叹一声,便让众人都下去了。

屋内可以看到,他的儿子是在屋子的中心躺着的,身下是一个古古怪怪的法阵,将一些无色的气体附在了少年身上。

这,就是周家祖传的法阵之一——复魂阵,能够稳定神魂并起到不错的疗伤作用,她的儿子就是被这坐阵养好了身体,但显然要恢复神魂是远远不够的,况且这还要汲取为阵眼之人进行祈祷的祈祷者的气血与精神力作为补充,才能运行,已算得上邪阵了。

但是在床上,少年看似没有神志,但他的内心却是在一直剧烈震荡。

“我特么这是穿越了?!”

少年极为激动,好不容易平复下来,他自己想了起来,好像早在十几天前,他就已经穿越过来了,只是原身那时身体依然是重伤状态,而他自己更是感觉像是与另一个人揉到了一起一般,混乱了好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他的意识一次次被疼晕过去,直到现在才恢复正常。

他穿越前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被前辈委托去检查仓库里的物品,但他检查的时候,仓库却因为线路老化引发了一场火灾,而他则是这场火灾的唯一遇难者,被活活烧死了。

即使现在周仓也依然记得那烈火焚身的痛苦,也是因为这次历练,他才在与原身的融合中坚持了下来。

其实在他睁眼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只是他在疯狂的呼唤着他的外挂们。

“系统!”

“主神!”

“空间!”

“老爷爷!”

……

经过一系列的呼唤,阿巴阿巴,他确认了,没!有!外!挂!

他愣住了,在原身的记忆里可以看到,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古代世界,而是一个类似于三国无双经过三国之后的高武的南北朝世界!

他也是因此才变得两眼无神,而不是因为什么神魂之伤。之所以皱眉是因为他的头痛还没有完全好而已。

回过神来,周仓也调整好心态了,

“我至少是个富家公子,不是一无所有的开局,让我凭借自己的现代知识来一场‘革命’吧!”

坚定住信念,他便要自行坐起来,可他忽然感到四肢乏力,更别提撑起身子了,而嗓子的干哑让他不由的喊道,

“水~水~”

                           

原创文章,作者:黑黑的白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essay2pass.com/read/3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