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成了各行业大佬》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刘秀芳,苏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我成了各行业大佬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书生煮酒

简介:苏晨重生归来,面临自己不上大学或者是父亲没钱治疗落得终生残疾的选择,苏白挨门挨户的敲,一块一块的赚,各行各业但凡是能赚钱的,苏晨都会插上一手。哪曾想,自己不知不觉的成了各个行业的大佬。“互联网行业峰会年度代表人物上台领奖!” 苏晨拿了奖急匆匆的走了,还要赶往下一场。“餐饮行业峰会年度代表人物上台领奖!”苏晨再次起身,急匆匆的再次走掉。“新零售行业峰会年度代表人物上台领奖!”…

角色:刘秀芳,苏婷

重生:我成了各行业大佬

《重生:我成了各行业大佬》第1章 重生在病房免费阅读

苏晨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头顶上空仿佛挂着一个吊瓶,再次转头,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墙壁,浅蓝色的窗帘,焦距拉近,是插在手上的吊瓶。

这是病房?苏晨感到一丝诧异。

坐在窗边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乍一看,苏晨以为自己眼花了。

“哥,你醒了。”

苏婷沙哑的声音,瞬间把苏晨的思绪拉回。

“真的是婷婷?她怎么看起来这么小?这不是婷婷十八年前的样子吗?”苏晨内心十分不解,自己怎么在病房内,怎么感觉这一幕如此的熟悉。

此时,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进来的是一个身穿化肥广告衫的中年妇女,满脸的褶皱,拎着饭菜的手全是老茧。

“晨晨,你醒了!你以后可不要想不开去找他们算账了,他们都是领导,我们斗不赢的。他们也答应了,你爸的腿,他们出钱治。”

苏晨内心再次诧异了,这一幕不是自己高考完发生的一幕吗?

当年自己高考完,自己父亲在工厂干活时跌断腿了,自己去父亲工厂理论,与人发生了争执,在推搡时,自己不慎跌倒,当场昏迷。

难道自己这是重生了?

“妈?我脑子现在有点混乱,现在是哪年哪月哪天啊?”苏晨借着刚醒的由头,想要确定下自己到底是不是重生了。

“2004年的7月26号啊,晨晨,你脑子没事吧。千万不要刚刚考上大学,脑子坏掉了。”刘秀芳(苏晨母亲)紧张的望着苏晨,眼神里满是担忧。

确定了,自己确实是重生了。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现在自己的父亲因为怕花钱,没来医院治疗,自己在家忍着,家里的钱只够自己来住院看病的,也是因为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父亲落下了一生的残疾。

“妈,我爸呢?我爸腿怎么样了,快让他来医院看病啊!”苏晨紧张的望着刘秀芳,希望可千万不要晚了一步啊。

“老苏他,哎,儿子,你的身体要紧,先看你的,你好了,我们比谁都好,要知道,你可是咱村里唯一的一个一本生啊。你的录取通知书都下来了。你爸在全村都脸上有光!”

说到苏晨的录取通知书时,刘秀芳仿佛忘却了家里的一切烦恼,憧憬着即将到来的美好未来。

“妈,我没事,当务之急,先让爸来医院,现在打120,让他们去接爸来医院治疗。腿断了不是小事,耽误一刻都可能落下病根。”苏晨焦急的对刘秀芳说道。

刘秀芳面露为难之色,好像在宽慰自己,也好像在宽慰苏晨,说道:“没事的,你爸自己用木板夹起来了,骨头自己就长起来了,用不了三五个月,你爸就能下地走路了。”

“妈!”苏晨声音突然拔高,刘秀芳跟苏婷都吓了一跳。

苏晨郑重的望着刘秀芳,认真的说道:“妈,因为给我拿上大学的钱,而耽搁了爸腿的最佳治疗时机,要是让爸一辈子落下残疾,我会终生难安,如果如此,这大学,我不上也罢!”

刘秀芳闻言瞬间就落泪了,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你知道我们期盼你出人头地期盼了多久吗?又付出了多少吗?眼看梦成真了,你说上就不上了,你要气死你妈我啊!”

“现在马上让爸来治腿,这大学我就上,钱的事,我们再一起想办法,大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吗?妈,算儿子我求你了!”苏晨也被情绪感染,泪腺再也控制不住。

苏晨、苏婷、刘秀芳三人再也控制不住,搂在一起痛哭。

哭过之后,刘秀芳看拗不过儿子,只好给苏爸打电话,两个人在电话里经过激烈的争论过后,苏爸也同意了来医院治疗的方案。

苏婷看着犯难的刘秀芳,说道:“妈,要不我们找舅舅跟大姨还有二姨他们家借借好不好,等给爸爸治好了病,我们全家都去打工,赚钱再还给他们,好吗?我也想给爸爸治病。”

苏晨闻言摸了摸苏婷的头,心疼的说道:“婷婷长大了,也懂事了,不过钱的事,你不要担忧了,哥想办法。”

苏晨说完,转头看向了刘秀芳,说道:“妈,政府给我的赞助金还有我高中母校给的奖金,先拿出来给爸治病吧,离开学这不还有一个多月嘛,我再想办法。”

刘秀芳点了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苏晨虽然考上的不是清华北大,但是沪市交通大学也是一个985名校,当地政府跟高中觉得脸上有光,也希望能留住人才,给了苏晨共计将近两万元的助学金。

苏建业住院以后,苏晨已经打完点滴,主动要去给父亲办理住院,开始刘秀芳还百般阻挠,说苏晨自己也是一个病人,哪有病人给病人办理住院的道理。

苏晨蹦了两下说自己身体没事,自己当时只是怒火攻心,一下子昏迷了,现在醒了就没事了。

刘秀芳拗不过,就应着苏晨,让他去办了。

帮父亲办理好住院手续,苏晨给自己办理了出院手续,苏晨的主治医生还劝苏晨再观察几天,苏晨说自己父亲就在这住院,自己以陪床身份在这,有不舒服的就来找医生了,每天住着院,一天都是钱。

医生也大致了解苏晨家的情况,也就允许了。

“爸,刚才我去问医生了,幸亏你来的及时,对于骨折的地方及时做了矫正,要不然晚来几天,就可能落下残疾了。我就说你自己那样夹一下不行,你还不来。”苏晨看着父亲那缠满绷带的腿,满是担忧。

苏建业心情似乎很好,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晨晨你也要多休息,我问医生了,医生让你多休息。”

苏晨满口应着,脑子里却满是怎么挣钱的想法。

自己父亲断腿也好,自己怒火攻心也好,父亲拒绝治疗也好,都是没钱惹的祸,如果自己家里有钱,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前世的自己眼睁睁的望着这一幕无能为力,这一世,有了前世十八年的阅历,这些坎坷,还叫坎吗?还能再眼睁睁看着它发生?

                           

原创文章,作者:书生煮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essay2pass.com/read/3175.html